创造世界。

不要认识我
胜右中心
OOC退散

金球

六岁的爆豪胜己,手心细纹金光闪闪,硝化甘油顺小圆珠聚成细细一层,甜甜地布在桃红色的肉上。少年朝气难却,好像方圆十里都是如有实质填在空气里一样,吸一口就满得要窒息了,甘之若饴。幸运总是不吝啬他,印着红蓝的第一英雄用着最经典的姿势在那张闪膜上随碎玻璃片映射出七彩的碎点,转瞬即逝,很快就捉不到了。男孩子们都会买那种闪卡,藏在棕红的银绿的包装袋里,抽得到经典款的通常算是好手气。绿谷出久也收集,零花钱投入,常常收来只是些基础卡,唯独这天等穿短筒袜二带凉鞋的同学都跑着争着出店了,才开出来的第一张黄金薄片。
人人知道爆豪胜己抽到的又是稀有的宝藏,龙顶黄金般在其余矿石水晶中熠熠生辉。绿谷出久掉了队,放学路上一边沿着下水道的隔板走,手里紧紧握着他视作珍宝的纸片,碎玻璃的闪膜在介于黄昏晚霞间的金色流苏下在男童的小腿上投射下点点的光斑。欧尔麦特好似是超人咒语,冲天大喊三声仿佛就有无穷力量倾天注入四肢五体,绿谷出久眼中落含光点,对此深信不疑。
爆豪胜己,六岁便是聪明伶俐,英雄的同学眼睛都紧紧跟着欧尔麦特,脱离了闪卡的年龄便不再会用汽车和锡纸作抱在胸前的五彩乌鸡。爆豪胜己不知道超人咒语,对他像远山那头的海穷追不舍,又像顶头的金球往上无限伸长着向日葵躯干。绿谷出久没有向日葵躯干,像羸弱的草,双眼大睁还是只有金球的底面刺痛他的眼睛,斜瞧过去,参差平面上跃出的佼佼者也只有橘黄金灿的钻石花瓣。他真是太厉害了。但是微如蚊咛的声音在投射下的荫蔽中听来,和在冬日融进雪地中别无二致了。
到底是什么地方错了呢。爆豪胜己蜷在被子里,好像枯萎的百合折在死寂中。此刻是没有人瞧得见光的,魅影是平等的,不会比发汗的手里两片薄薄的闪膜纰漏多少。屋顶的灯不会改变照明范围,头顶的金球在地上的哪个角落看都一样耀眼,伊卡洛斯想要飞向太阳,他不想被摧毁,所以奋力挣扎着,然而太阳骤然背过身去,如睡前顶灯扑闪一下般,悄无声息,对谁也没有开口,如此收回了最热的热源,伊卡洛斯的故事就却反过来了。
注满房间的沉默是铜墙铁壁般的水体,千吨一般,睁着眼躺在底部的是爆豪胜己。太阳西落,月亮东升,爆豪胜己的夜晚遥遥无期,黎明前没有东方破晓时望看白马,没有所谓昼五醒来日光照常升起。黑夜是冻骨的,爆豪胜己的鼻息是滚烫的,爆豪胜己的胸腔是烧灼的,爆豪胜己从躯体内沸腾着的挣扎又撕裂的内里,从海的最底部烫到最表层。金球不再映在水里了。湿漉的爆豪胜己爬上岸,走到尖刀的鹅卵石上,这下泡影也不会存在,但也毋需回头了。

评论(2)

热度(89)